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不在江湖

江湖飘摇,人在归途

 
 
 

日志

 
 
 
 

小城又记  

2014-08-27 16:4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仲夏,所在的城市是酷热的天,大太阳明晃晃的炙烤着地面,人晒的发蔫,于是乎,我决定休假回老家看看,一则看望父母和亲朋好友,二则是贪念那一方水域和满湖的烟雨。
    曾有看了我的小城杂记的亲友笑着说,这个破县城哪有那么好呀,你把她美化了吧。也许是这样,故乡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情感寄托,许多阴暗面,不美好的东西便会不自觉的掩盖在文字底下,不忍心扒出来见光。
                                                                                                                
                                                           一

       小城里的人重情而倪法,小城太小,可能这家的表哥又是邻家的舅舅,那家的大姑子又是旁边人家的小姨子,反正人和人都有亲情交叉,大街上有人打架,两边都叫亲戚来帮手,结果一看,叫的人都认识,没法子,架打不起了,只好拉着手一起去饭馆里吃饭,又成了亲戚。这里的人尚武江湖气重,听说前一段城里刚打掉了一个黑社会团伙,很多村子原来都有武场,很小的孩子跟着大人后面翻跟头,练踢腿,我小时候也跟人练了几天,终耐不住吃苦罢了。
      城小人多,满街是车,人与车是搅在一起的。小汽车,三轮车,电动车一个赛一个匆忙,大人、孩子一个赛一个敏捷,在车流里闪转腾挪,街头却很少能看到交警的身影。
       这里民风质朴,崇文重道,老师是很受尊敬的。如果谁家的孩子考上了名牌大学,周围一圈子都是羡慕的眼光,一股脑地到家祝贺,孩子俨然成了长辈们的骄傲。路上见陌生人,开车的,买饭的,不相识的,开口必言“老师‘,而不像别处叫师傅,再加上“儿‘化音,听上去像古装戏里的唱白。

 

                                                      二

       多年前,楼上有一妇人,相传为一落马官员的外室。那个时候,大家对一个女人未婚,带着个孩子,情感上还难以接受。时间久了,感觉这妇人活泼善良,邻里融洽,倒不似洪水猛兽般可怕,听说那位进了局子的官员虎威不减,从里面放话,这女子生活倒也富足,却不敢嫁他人另过。
       小城里的人,男人在家都看着蔫蔫的,憨直的很,出去做生意却又极具慧眼,搞什么成什么,这里人却不适合当官,也没有出过大官,据说这里的县长换来换去的,能全身而退的不多,倒是做小本生意的,开一门面,生活的有滋有味。
      小城人大都喜安逸,或许贪念这一方水城,都不愿远行。出去挣钱的,到最后也是提着钞票,回家置业买房,把自家院墙盖得高高的,门楼修的大大的,你看沿湖周边的人家,全是白墙青瓦的房子,掩映在水色之中,乍一看像是到了江南。
      


      据老一辈人讲,多年前,生活困顿,常有人抱着个木头或者大塑料盆,水性好的,光着身子就能游到湖心的小岛上,那里野鸭成群,岛上到处是成堆的野鸟蛋,偷偷拿回家给老人和孩子改善生活。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小城周围是湖,湖里有鱼虾,有莲藕,有菱角,一年四季不绝,特别是莲藕,周身是宝,也可食用,莲叶、莲子可入药,新鲜的藕叶也可以凉拌,藕茎古名水丹芝,久服,轻身耐老,不饥延年 ,莲藕自不必说,是普通人家烹饪之菜肴。湖水养鱼虾也养人,这里盛产美女帅哥,这里的男的长的高大,有煞气,女的却都白净的很,妖娆而端庄。到了晚上,三三两两,结伴绕湖而行者,该是小恋人们出来散步了,男刚女柔,黑白分明,相映成趣。




                                                       三

      一轮金黄的圆月挂在树梢,湖面显得静谧,水波金光闪闪,碎碎的,亮亮的,一股脑涌到岸边,拂面的风里夹杂着鱼腥的味道,不远处是几盏渔火,孤寂的,冷冷的,发着幽幽的光,岸边有几个垂钓的老人,一边聊着闲话,一边抽着旱烟,哎呦,你的鱼漂动了,鱼咬钩了,旁边的老者不慌不忙,没事,满湖都是鱼,不急!一边在青石上磕着大烟袋锅子,一边慢慢拉起了鱼竿.......。

       

       城南破旧的小桥上坐满了纳凉的人,家长里短的,谁家姑娘找了个老外了,那家买彩票中大奖了,哪家葫芦架上结出了倭瓜等等,什么稀奇事都能听到,俨然是个坊间发布会了。早上,喜欢豫剧的,拿着各自的家伙事,咣咣咣的一阵乱啰,然后是唢呐,二胡什么声音都来了,人气也来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小城人喜欢豫剧,也都喜欢唱几段,外地也有来唱的,唱的好,落了美名,家家愿意管饭,争着往家里请,唱的不好,当地有会家子也不嘲笑你,拱拱手,请拉弦的师傅起个调门,来上一段,唱的不好那位讪讪的,低头喝茶不说话。




                                                                                           
                                                    四

       乡下的夜,没有风,大白雨不请自到,哗哗的从天上流淌下来。
      小时候,我最喜欢这样的夜,窗外黑黢黢的,只有雨点打湿芭蕉叶的响声,昏黄的灯光,妈妈坐在床沿边纳着鞋底,一圈一圈,细细密密的,像手指肚上的螺纹,我滚落到床的最里侧,裹着棉被,包的像个粽子一般,昏沉沉睡去。
      七八月份的乡下,到了晚上,看到的自是另外一番景象。
      人们拿着手电,拎着小桶,扛着竹竿,只要是有树的地方就有人。他们在找一种肉虫,当地人叫“爬蚱”,意思是爬行的蚂蚱吧,其实是知了的幼虫,从土里爬出来,沿着树干,草稞子往上爬,吸风饮露,退去褐色的壳,慢慢长出翅膀,这时幼虫最嫩,也最脆弱,不过人们抓它是还没有退壳,这些年,饭店里成了一道美食,价钱也越来越贵,对于乡人来说,倒是一笔不错的收成,又不需太多的成本,家家从集市上买个LED的手电筒就可以了。到了晚上,全家老老小小的全上阵,小树林里到处是手电,那边喊小心我家的红薯苗,这边喊,那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我家菜地里撒尿呀?反正都是乡里乡亲的,都不太认真,大家都哈哈大笑,一边比较着各自小桶里的成绩,一边告诉对方,还是村东头那边树林里多,伴着稀里哗啦的脚步声走远。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