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不在江湖

江湖飘摇,人在归途

 
 
 

日志

 
 
 
 

我以天使的名义邀请你 (短篇小说)  

2013-06-28 14: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下班了,我仍一个人木偶般坐在办公桌前。
        桌上的烟灰缸里丢满了烟头,整个房间里好像农村做饭时的灶房,浓烟滚滚。我不愿回家,因为我无法面对孩子无辜的眼神和妻子那疲惫的身影。
       下午,那个秃头找我正式谈话了。
       其实,之前我都有预感,但不确定。
       几个月前,我就看到了文件,说是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新形势,减轻财政负担,研究所每个处室要减员1-2人。说实话,这么多年,这样的文件我见的很多,也从没有见某某被打铺卷走人了,很多时候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况且前一段,我们所还进了一批人呢,都是某某领导的亲戚。我相信这次也是走走过场罢了。
        没想到,秃头找我谈话的内容竟是和这次裁员有关,他眨动着小眼睛。
       “老魏呀,我知道,在咱们所,你业务精,能力强,是所里的业务骨干.......,但没有办法呀,你要理解我们领导的难处呀。”
       秃头顺势抹了抹眼泪,我不知道他真的是想煽情还是在偷偷乐。
      “要不这样,你先回家休息,工资不变,福利方面我们也考虑一下”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瞅着那白花花的光脑门,不知道该怎样接他的话。
       这些年,由于我们单位效益还算可以,一些领导, 包括市级部门的领导家孩子都来充数,本来好好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化工研究所成了托儿所,每天门口小车多了,帅哥靓女多了,名声却越来越差。
       我从京城某个理工大学毕业后,分到这里,已经二十多个年头了,荣誉证书多的抽屉里都放不下,老婆常常埋怨我,这些东西留着也不能当钱用,我理解她的难处,她们厂一直效益不好,前两年就破产了,每个月只能拿到些生活费,我的儿子也已经快20岁了,由于小时候的一次高烧,孩子留下了后遗症,平时还要吃药。
       秃头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并不知道。
       我的人生应该是个很失败的人生。四十岁之前,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信仰,也相信好人会有好报。过了四十,本该不惑,生活中的一些莫名其妙的琐事却一点点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比如同学间的聚会,我仅去过一次。
       那一次,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变数。原来在学校时经常考试不及格的同学现在都摇身一变,成了挥金如土的大老板,那些流里流气的公子哥现在都成了国企或者政府机关里身居要职的官员,而像我们这些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却是一个个灰头土脸,靠着仅有的工资度日如年。
      看着那些同学趾高气扬,左搂右抱,其实我并不羡慕,我只是感到自己内心深处有某种信念在动摇。
      从此,我总是找各种借口逃避着这样的聚会,一个让自尊心无处藏身的聚会。
       我,本人好歹也算是名牌大学毕业,当年也是热血沸腾,努力工作,把青春和智慧都奉献给了这个让我眷恋的职业。没想到,到头来不是因为个人工作能力的问题,而是为了迎合某些人的利益,给人赶回家去,耻辱呀!
      老婆的下岗对我影响也很大,我其实也知道,改革的过程总需要牺牲某些人的利益,可我不明白的是,企业破产了,厂房变卖了,他们厂里的那些领导都分到了小洋房,更换了小汽车,有的听说还在外面包起了二奶,而她们这些普通职工却连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工资没有不说,养老金还需要自己交。看着满头青丝变白的妻子,我也很无奈。
       再就是我的儿子,可怜的儿子。自小时候那次高烧不退后,他就留下了羊癫疯的毛病,稍一受累,就会发病。所以,看着他整天在家里晃来晃去,我是既着急又无可奈何。这样的情况,每年过年社区带着一帮子人来慰问,照了很多照片,留下了一点慰问金,还不够孩子吃一个月的药费。
      我的理想,我的信念一点一点被残酷的现实蚕食,直到今天,我,万念俱焚,迷失在烟雾里。
       所以,我的人生只能用失败来总结,我颓废地坐在椅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天使,你管她叫女神也好。
       那是一张多么圣洁的脸庞呀!
      “妈妈,妈妈 ,我伸长双臂,如一个婴儿见到母亲般心醉,一下子泪流满面。突然间想到了家。
家,多么温馨 的字眼呀,我心理一下子解脱了,满耳朵里都是轻松、欢愉的音乐,是的,我该回家了!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
        就这样走了,人生岂不太缺少幽默感。我看看那个仍在微笑的天使,她一定明白我的意思,朝我眨眨明亮的眼睛。
       我拿起笔,做了这样几件事。
       给那个秃头写了封信,告诉他,我很想念他,会经常回来找他!我知道秃头平时是个很迷信的人!
并顺便给他写了这么几句话,他和***女下属男欢女爱的事情(呵呵,其实这件事我没有证据,但我确信他和几个女下属之间都不干净),请他小心为妙,如果不办好我的后事,我会以自己的方式帮他宣传一下!
      另外,给我的老婆和孩子写了封长信,希望他们好好生活,我死后的费用可以够他们简单生活几年。
      掷笔, 我了无牵挂,对天使笑了笑。
      推开窗,一个漂亮的鱼跃,向大地扑去。
      我知道,那是我的家。
尾声:
       我看到很多同事和朋友都为我的死都充满了遗憾,秃头也不例外,特别是看到信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好像是出于谢罪的心态,我的后事在秃头的斡旋下,一切很顺畅,老婆也拿到了40万的补偿金,儿子也给安排了工作。
     旧的一切都结束了,新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